對於我來說日本威士忌都擁有一種拘束又複雜的味道,大和民族的文化是深度而有一種難以窺見內心的疏離感。
雖然師承蘇格蘭威士忌,但由包裝上就可以窺見日本人對自身文化的堅持與驕傲。粗體毛筆字佔據了酒標的1/2,在威士忌界自成一格,讓妳在昏黃的酒吧也很難忽略他的存在。

 



很多女性朋友想入門品飲單一麥芽威士忌,卻不知從何下手。通常我都會建議由日本威士忌開始嘗試。麥芽威士忌與調和威士忌這兩種類型是日本威士忌的主流。日本的調和威士忌是以蘇格蘭麥芽威士忌的風味為核心,為了讓更多日本人能接受,刻意控制了泥煤的味道,甚至研發沒有泥煤味的產品。

 


 

山崎

 

在日本最先開始進行威士忌釀造的壽屋於1963年改名為三得利。鳥井信治郎在1923年的秋天,藉由竹鶴政孝的幫助,在本州的名水之鄉建立了日本第一座蒸餾廠-山崎,這裡有及流經竹林的純美水源;還有三川匯流而成,適合儲藏威士忌的霧氣、土地濕度;方便的交通與貼近消費者區位,也是鳥井信治郎沒有順應竹鶴政孝的建議,選在與蘇格蘭風土條件相似的北海道,而選在本州大阪的主要原因。

 

1970年代日本由於經濟高度成長,寬裕的經濟與威士忌愛好者擴大,第二代調酒大師佐治敬三,開始投入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釀製,開創了山崎單一麥芽威士忌。以抑制煙燻氣味的醇厚、圓潤芳香為目標不斷挑戰,以期釀造出麥芽原酒切合日本人追求細緻但有深蘊的期待。

 

三得利公司藉由同時使用傳統糖化槽與萊特系統、木製與不鏽鋼製發酵槽、加入不同酵母;改變蒸餾器大小、形狀與使用木桶的種類、大小的差異、裝填次數、再度燒烤與陳年時間,自行生產更多樣化的威士忌。其中使用"日本水楢桶"的新桶熟成更是其特色之一(這樣的木桶,會帶來白檀香與香木的氣息)

 


白州

 

白州蒸餾廠於1973年,三得利釀製威士忌50周年後誕生,白州是三得利第二所蒸餾所,以與"自然融合為一體的蒸餾廠"而自豪。這裡四周森林環抱、廣大的林木中有眾多野鳥在此棲息,素有「野鳥的聖域」的美稱。良好的地理條件,讓三得利拋棄成本考量,固執的在交通不便的山梨縣森林裡設廠。廠內水源是採擷經由層層花崗岩沖刷後的清質伏流泉,相較山崎蒸餾廠90度的硬水,白州稍軟的30度水質,使蒸餾出的原酒產生出豐富的芳香、與純淨的氣息如它的名字一般淡雅細緻。

 


介紹完三多利底下的兩大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加上上篇Nikka的余市、宮城峽,妳還需要多了解一點日本人的飲酒文化,才會理解我為何推薦日本的單一麥芽威士忌為最適合女性入門的酒款。

 

常看日劇的人都會對日本人在洗完澡時開冰箱拿取啤酒大口飲用的爽快畫面有印象,其實日本在80年代中期,也曾一度出現威士忌熱潮,當時一年得生產405000公秉的威士忌,不過隨著易於飲用的啤酒出現,威士忌市場在2008年萎縮到82000公秉。日本酒商只好紛紛推出新產品,希望能讓威士忌也能輕易融入日常生活,甚至搶奪年輕人的啤酒市場。

 

 

 

HIGHBALL

 

飲用威士忌加蘇打水,可以快速調理出來的威士忌調酒「HIGHBALL」,最基本的做法十分簡易。先在杯子裡裝滿冰塊,在裡面到入威士忌,用調酒棒攪拌10,使杯子冰涼,接著倒入蘇打水,小心的用調酒棒繞一圈,這樣就完成了。雖然說威士忌與蘇打水的基本比例是1:3,但我習慣自由發揮,有時加入ㄧ些檸檬皮或薄荷葉可以獲得更多新鮮感。

 

在日本成熟女性之間飲用Highball成為一種品味與時尚的象徵。口中微微爆冽的碳酸小氣泡,夾帶高雅花果香氣與麥芽的濃厚口感,不嗆辣、易入喉、熱量只有啤酒的一半、可以輕易藉由調製比例與方法變化風貌,都是讓人迷上他的原因。

 

日本東京新橋更出現HIGHBALL專賣店,年輕人也能更瞭解這種威士忌氣泡水的魅力。Highball風潮雖然讓日本的威士忌市場重返榮耀,但大部分的Highball是以調和威士忌為主體,日本消費者還是害怕單一麥芽威士忌強烈的口感與氣味。

創作者介紹

charmlife的部落格

Charm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